您所在的位置: 中新焦点网 > 法治在线 >

甘肃女童转院受阻:救护车不顾家属抢人就跑,县长道歉:安排失误

发布时间: 2019-01-23 13:10 来源:晨报网 作者:网络


文/陶陶

甘肃省庆阳县杨庄小学8岁女童家属1月22日发文称,庆阳市人民政府于1月21日发布的第二份官方通报避重就轻,且满纸荒唐言。

这份“关于宁县小学生被伤害事件的情况通报”针对之前被热议的几大焦点问题,如:口红、班主任肖某是否教唆打人、肖某是否自己动手打人、肖某家庭背景等作出了说明。

百度App在1月21日,曾试图向女孩的叔父(最早爆出该事件的人)求证通报发出的内容,但并未得到女孩叔父的回应。1月22日上午9点58分,女孩的表哥孟龙发文称,阳市人民政府发布于1月21日的通报内容挥挥洒洒,避重就轻,且满纸荒唐言。他希望能为女孩讨回公道,并在文中提出了自己对于事件目前存在的8大疑点。

在女孩表哥孟龙的这篇文章中,他质疑“救护车抢人”事件在最新的通报中只字未提,百度App致电孟龙,获悉事发经过。

受伤女孩转院受阻:从北京改为兰州

1月18日,孟龙开车回到老家,此时的表妹仍在甘肃庆阳当地的和盛医院接受治疗。他发现,医院里,病房内,陪伴表妹的除了自己的家人外,还有一些“其他人”。“他们是来帮小凤做心理疏导的,也帮忙安排我们这些家属的住宿和饮食。”尽管孟龙知道这些人的来由,但仍不愿多说什么。“每晚9点之后,他们会离开。”

之所以想给小凤转院是因为和盛医院始终治不明白的“肚子疼”。1月21日,孟龙就小凤的腹痛问题以及孩子目前的身体状况(是否影响未来受孕、卵巢功能等)向医生进行询问,院方并未给到确诊单,通知孩子身体已一切正常。

家人们商量着,不行就到北京去看。小凤似乎也对这个从未去过的城市,以及即将乘坐飞机感到期待和兴奋。但这一切最终变成了1月19日的那场“抢人”闹剧。

按计划,小凤应该在19日与家人一同飞往北京进行诊治,可据小凤姑姑称,政府的人来给他们做了思想工作,劝他们先去兰州检查,如果病情仍不见好转再去北京不迟,孟龙也承认,当时说先转院到兰州是省里需要。考虑到给孩子治病要紧,家人也勉强答应,但让孟龙没想到的是,就在自己和小凤爷爷收拾行李准备陪妹妹去往兰州时,小凤已经被救护车直接拉走。

救人变抢人,家属求助警车反被奚落

孟龙称,1月19日下午4点左右,考虑到这次送小凤去兰州治病可能会多待些日子,家人需要准备行李,小凤爷爷也抓紧先去理了发。可就在这时,孟龙接到小姨电话称,送小凤转院的救护车已经开走两三千米了,救护车上除了小凤和她,还有两名司机,两个护士以及和盛医院的副院长。

孟龙边追车,边给车上的小姨打电话要求司机停车等下家属。一开始,救护车说在高速路口等人,那时候孟龙距离高速路口大约还有两公里的距离,但没想到的是,救护车并没有停止反而直接驶上高速。路过收费口的时候,孟龙看到旁边有辆警车,他立刻跑过去拦车求助。

"帮我追一下前面的救护车吧,我们是要去医院的,但是人还没上齐,救护车就私自把人拉跑了。"孟龙形容自己当时快哭了。

车里的警察摇上车窗好像接了一个电话。

“你们不是有车吗?你们自己追吧。”警察摇下车窗说。

“你们还是人民警察吗?怎么能这样子?”警车走了。

“你不要跟他们讲了,我们帮你。”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开始询问孟龙救护车开走的方向,并通知了收费站同事帮忙进行拦截。160或170迈是孟龙当时追赶救护车的时速。“我堵它(救护车)躲,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四五次。”孟龙尝试对着救护车司机喊话:“停车!”对方摇上了车窗不理会。他打电话给车里的小姨,再次要求他们告诉救护车停止前进,没用。直到最后被收费站拦截,孟龙才追上了他们。

县长道歉:安排失误,底下人做的一塌糊涂

追上救护车后,孟龙质问车上的人为何不停车。一个身穿警服挂着对讲机的人走下车来反问他,是否知道车上坐着很多人,这样追车十分危险?

“你们还知道车上人多危险?那我喊你们停车,为什么不停?”孟龙急了。

“你们是谁?喊停了吗?”

“我们是孩子的家属,刚才那样你们没看出我们在喊停?再说了,车里的小姨和小凤都在大喊大叫要求停车,你们一点没听到?”

从救护车下来的人不再接话。停在救护车旁边的还有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,孟龙注意到车里的人都是穿着警服的。接回小凤和家人的当晚,孟龙被通知有领导来了,让他过去。眼前,小凤爷爷和姑父正在和宁县县长,说着什么,孟龙坐在一旁听着,县长称救护车抢人事件是自己没安排好,底下人(工作)做的一塌糊涂。县长也承诺,这件事一定会给家人一个合理的解释。然而,1月21日的官方通报中,对于19日发生的救护车事件,县长口中的合理解释都在全文中只字未提。

回应网友质疑:不是钱的问题

在小凤受伤后不久,小凤的奶奶也住进了医院,诊断书上写着:心衰。现在老人的身体情况仍然很不稳定,血压在180左右。

小凤的父亲现在一个人在家中,因为不具备完全的自理能力,现在家人又腾不出时间和人手管他,只能是自己啃些馒头撑着不饿。双目失明的哥哥目前寄养在他自己的师傅家帮忙照看。

人,没人管,牲口更是如此。小凤家中原本靠养猪挣些钱,现在也没人看管,忙活了一年,本该是开始挣钱有收成的时候,家里却遭遇了这样的事,孟龙说起来满是叹息,他自己计划正月里举办的婚礼,如今也被搁置。“日子一天比一天难。”事情一下子发生了太多,家里人都是庄稼人,不懂法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,全家都在仰仗着孟龙来为他们理出个头绪。

有网友质疑小凤家这样的“折腾”是为了钱,孟龙回应:“我们是穷,但牵扯到妹妹一辈子,记得爷爷常说的一句话,‘人都没了要钱干嘛,拿钱给我们送终吗’;所以说,不是所有的事用钱来解决的,换做是你的女儿遇到这样的事,你们也是用钱解决吗?让她一辈子被人背后指责被人闲言乱语吗?”

从去年12月份事件发生,但最近一个月,小凤的事情得到了密集的关注,孟龙一家人见过不少各方的领导,但他们仍不知道这件事情现在该找谁解决。警方用“调查中”试图给予他们超前看的希望,县长则用"一定给合理的解释"来安抚,媒体的电话、拍摄轰炸让他们又爱又怕,喧嚣过后,议论声下,问题仍摆在那里,官方给出的通告也永远不曾回答他们心中真正的疑惑。

孟龙从1月18日回到家乡到现在,几乎没怎么好好休息过,在和百度App对话时,他喉咙沙哑的厉害,他说自己现在太累了,后面小凤的事情再怎么处理还没想好,只是想先睡一觉,明天起来再说。

杨庄小学(小凤就读的学校)

(文中使用的名字均为化名。图片来自网络)

责任编辑:admin
原创文章版权归法制E线网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本平台对转载、分享的内容、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仅供读者参考,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。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请您与我们联系(邮箱:chiefeditor@easylux.cn)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,谢谢!

今日快讯

MORE>